最近迷上了重慶小麵,每天都希望能夠一大早就吃上一碗。小麵很小,說它小不只因為它是小吃,也是因為它的配料簡單。但是也可以說小麵很大,因為大到千萬個重慶人每天都忍不住想吃上一碗。我們這篇從重慶小麵談起,是因為小麵做為重慶的一種小吃,從來都不會嫌自己小。這些年來我們不斷地看到許多人想把台灣小吃做大:用高級的和牛做牛肉麵,在肉圓肉粽裡包進高級的海鮮餡料,連割包裡的三層肉都要用最高級的。這麼做的確可以吸引一些目光,激起一陣子的風華。但是,我們並不會想繼續一直吃這樣的牛肉麵、這樣的肉圓和這樣的割包。那樣吃太沉重、太做作,太失去了小吃的平等性。當然了,蚵仔煎用法國的貝隆蠔或是日本北海道厚岸的蠔應該會更美味,但是吃貝隆蠔和厚岸蠔有其它更美味的吃法。

  但是,不管是日本的江戶前壽司或是天麩羅,本來也都是街頭小吃。為什麼它們就可以擠入高級料理之列,台灣小吃就不可以?

鞭神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